• <big id="2sb9e"><nobr id="2sb9e"></nobr></big>
  • <code id="2sb9e"><nobr id="2sb9e"></nobr></code>
  • <center id="2sb9e"><small id="2sb9e"></small></center>

    <code id="2sb9e"><nobr id="2sb9e"><sub id="2sb9e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  <code id="2sb9e"><nobr id="2sb9e"></nobr></code>
      <center id="2sb9e"><em id="2sb9e"></em></center>

      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——十大交易高手的華山論劍

      作者:FX110

      時間:2019-09-29 14:43:08

      16626

      眾所周知,相仿的交易系統,交給不同的操作者執行,結果也可能大不相同,甚至迥異,個中微妙,個人自有體會。但這不妨我們借鑒那些交易高手的心得、經驗,如果我們能夠將那些交易高手的閃光點內化到自己的交易系統,從而提升自己的交易境界,又何樂而不為呢?

      所以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來領略一下這十位交易高手的華山論劍:

      杰西·利沃默(Jesse Livermore)

      首先讓我們跟隨大作手杰西·利沃默(Jesse Livermore)回顧一下他在棉花上的交易經歷,他講到:“假設我已經決定買進4萬到5萬包棉花……假如最小阻力線顯示多頭趨勢,我就會買進1萬包。我買完后,如果市場比我最初買進的價格上漲10點的話,我就會再買進1萬包。接下來是相同的做法,如果我能獲利20點,或者每包賺1美元的話,我就會再買進2萬包……但是,如果再買進1萬包或者2萬包之后,出現了虧損,那我就會退出。這一點詳細說明了我自己所謂的下注方法,只有當你贏的時候才下大注,或者輸的時候只虧損一筆試探性的小賭金,要證明這么做很明智,好像只是一個簡單的算術問題。”后來這種做法演變為著名的金字塔加碼

      斯坦利·克羅(Stanley Kroll)

      斯坦利·克羅(Stanley Kroll)向我們生動地展示了一例錯誤做法:“我建議未來幾個月操作可可豆,那時候可可豆的價位在12美元左右,我預測會漲到20美元出頭。我們做對了,幾個月內,可可豆果真漲到22美元。這次操作我賺了一些錢。至于其他的老兄呢?哦,真可憐,前后六個月內他們賠了約20萬美元。怎么會有這種事?原來他們一直很謹慎,價格從12—15美元途中,慢慢提高金額。很不幸他們的倉位像是倒金字塔,遇到第一次回調,賬戶就出現很大的虧損。他們大為恐慌,趕緊平掉了整個頭寸。如果這還不算糊涂的話,后來他們更犯了典型的大忌。清掉多頭頭寸后,他們推斷可以利用眼前的一波下跌走勢,把剛發生的龐大損失撈一些回來,于是放起空來。當市場恢復漲勢時,空頭頭寸又一次把他們搞得灰頭土臉。”

      查德·丹尼斯(Richard Dennis)

      海龜交易員的導師理查德·丹尼斯(Richard Dennis)強調了虧損時負面情緒的影響。他在回顧自己早期一單就虧損三分之一的痛苦交易時說:“我學到不要為扳回損失而加碼,另外,我也了解到當自己遭遇重大損失時,情緒會大受影響,并導致判斷失誤。因此,在遭逢重大損失時,應該隔一段時間再考慮下一筆交易。”

      保羅·都德·瓊斯(Paul Tudor Jones)

      靠交易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百強的傳奇人物保羅·都德·瓊斯(Paul Tudor Jones)還告訴我們止損的重要性:“當操作不順時,減量經營;當操作漸入佳境時,增量經營。假如你持有的頭寸出現虧損,解決的方法其實很簡單——出場觀望。”

      他說:“在交易時,我不僅用價格停損點,也應用時間停損點。如果我認為市場應該有所變動,但事實上卻沒有,我通常會立即出場,即使沒有虧損也是如此。”

      布魯斯·柯凡納(Bruce Kovner)

      而同樣以商品交易進入福布斯富豪榜的超級巨星布魯斯·柯凡納(Bruce Kovner)還提示我們分散投資的重要性:“首先,我會盡量把每筆交易的風險控制在投資組合價值的1%以下。其次,我會研究每筆交易的相關性,進一步降低風險。假如你持有八項相關性極高的頭寸,這無異于從事一筆規模與風險為原來八倍大的交易。”談到止損時,他說:“每當我進場時,總會預先設定止損價位,這是唯一讓我能安心睡著的方法。”

      麥克·馬科斯(Michael Marcus)

      柯凡納的引路人麥克·馬科斯(Michael Marcus)提醒我們要注意交易系統的反向作用:“商品市場的確有變化。跟隨大市的交易策略已經行不通,因為一旦你發現趨勢而進場時,其他人也會立即跟進,結果形成市場上完全沒有后續支撐力的現象,從而導致市場行情呈反向變動。”

      艾德·賽柯塔(Ed Seykota)

      馬科斯的導師艾德·賽柯塔(Ed Seykota)則要我們注意市場的周期性變化:“交易系統表現優劣也有其周期可循,交易系統表現突出時,一定會大為風行,然而當使用人數大增時,市場趨勢會變得起伏不定,導致交易系統無用武之地,于是使用的人數勢必會減少,而又促使市場行情再度恢復到可以使用交易系統掌握其脈絡的地步。”

      亞歷山大·埃爾德(Alexander Elder)

      亞歷山大·埃爾德(Alexander Elder)是一位著名的交易培訓師,同時也是一個成功的操作者,他提出了2%和6%的風險控制標準。所謂2%即是要杜絕任何單筆虧損超過賬戶金額的2%,如果一筆交易所暴露的資金風險超過了這個限制,那么寧可放棄這次交易機會。所謂6%即是指如果當月虧損額度超過了月初賬戶水平的6%時,就停止交易,等待下一個月份再重新開始。當然,具體風險標準因人而異,但考慮到隨著虧損比例的增大,回本的難度將會呈幾何級上升,因此標準不宜太過寬松。

      范·K·撒普(Van K. Tharp)

      交易培訓師范·K·撒普(Van K. Tharp)提出了四種倉位確定方法,并且以海龜的55/21突破系統為例做了對比示范,他比較推崇第三種。

      這里直接引用撒普以IBM股票所舉的例子:假設當前價為141美元,止損價為137美元,相應風險為4美元,如果賬戶總值為5000美元,按2.5%的風控水平,則頭寸應為(5000×2.5%)/4=31.25股,倉位將重達88%,而如果止損價設為下跌1美元到140美元就退出,則頭寸將變為(5000×2.5%)/1=125股,這時就會滿倉。

      這個方法有幾個優點:倉位控制與賬戶的風險承受能力掛鉤,風險空間既可以設為每次1%,也可以設為每次2%,止損越小,則倉位越小;倉位控制也與交易系統掛鉤,交易系統的止損空間越小,則倉位越大,回報也越高;可以做到盈利時放大倉位,虧損時減小倉位,以每次2.5%的標準為例,5000美元的賬戶,允許有125美元的風險空間,當賬戶盈利后增值到8000美元時,每次風險空間就會提升到200美元,而賬戶虧損后縮水到4000美元時,每次風險空間也相應縮減到100美元。

      拉瑞·威廉姆斯(Larry Williams)

      著名短線操作高手拉瑞·威廉姆斯(Larry Williams)也認為資金管理才是要中之要,他在剖析了凱利公式的缺陷并比較兩種改良方法后,最終還是選擇了和撒普一樣的倉位確定方法,并認為該方法最好地兼顧了簡化與優化。


       相關閱讀:

      你是索羅斯還是普通人,就看這6點!

      一文告訴你,交易中如何避免滅頂之災

      避開交易時人性的缺陷,你就是交易之王!


      評論

        暫時還沒評論,來留下你的印象吧

        我要評論

        • 請選擇綜合評分:

        (1000字內。圖片請上傳GIF,JPG,PNG,可上傳9張)

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熱點推薦

        評論發表成功

        minnano